歌者李应霞的隐形翅膀 | 汶川十年④

2018-05-16 16:06:00 3


该篇是十年汶川第四篇。每个人都有梦想,愿你成为你最想成为自己的你。
作者 何珊珊
 
地震后,她被埋在石块下,面对要救她的救援人员,李应霞坚持先把她的新婚丈夫救出去。但丈夫只是受了轻伤,在被送往医院不久后便出院了,从此杳无音信。

李应霞的断肢处最近新长出来了骨头茬,白森森的,让人看了似乎感受到点新生的欢喜,却又有些徒劳无功的失落。

骨头的新生长并没有用,血肉无法重生,不能包裹腿骨,新长出来的部位,哪怕只有一点点,也会导致假肢穿戴不稳,磨得周边皮肤血淋淋的,只要一穿上假肢站起来,骨头里敏感的神经遭到摩擦,就会疼得她冷汗直流。所以骨头必须得磨掉,透着一种唇亡齿寒的意味。

当年的512大地震让她失去双腿。十周年来临之际,她不得已再一次躺上手术台,磨腿骨,只为了更稳的走下去。止痛针、止痛药都压不住生生磨骨头的痛,医生只好硬压着她做完手术。手术后需要适应磨合新假肢,有三四个月都在坐轮椅,她一度情绪焦躁,差点以为自己站不起来了。

她说:“我才磨这一次算什么。那些小孩子,每年骨头都长得很快,每年都要去动手术。”

“必须要磨掉吗?”

“必须的,要想站起来,就要装假肢,要装假肢,年年都要去磨掉新长出来的骨头。”


历劫  双腿截肢

2008年,5月12日,那场让举国上下震动的大地震,让李应霞失去了她的双腿,她的爱情,她的朋友。这一场打击,是非常人所能忍受的“历劫”。

一周后,李应霞终于神智清醒起来,她右眼开始恢复视力,她经常会感觉到脚趾头在剧痛,老想自己摸索着去推揉,出现了医学上的现象“幻肢痛”。

李应霞的姐姐决定告诉她实情: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你的双腿被截肢了。”

震惊、难过、惶恐一瞬间在心头炸开,李应霞还没来得及回味这情绪究竟是什么,姐姐下一句话紧接着出来了:“起码你还活着,你几个朋友都死了。”这一下子转移了李应霞的注意力,脑子里只能悼念着死去的朋友了。

鬼门关逃生后,香港一家专门为地震伤员提供假肢安装的基金会“站起来”,为李应霞提供了定制化假肢,又用了将近一年时间,在新的地方磨合假肢,配合医生的叮嘱做康复练习,重新学会站立、走路。

代价就是,每日都要忍受难以想象的疼痛,假肢与断肢处的摩擦不断刺激着人的神经,日复一日。

当李应霞重新安上假肢站起来,克服对旧事的悲痛,回到啤酒长廊唱歌时,只要一开口,昔日的朋友们都在她的脑海中晃过,她泣不成声。母亲默默为她搬挪几十斤重的音响和客人点歌的歌单,心理上的事除了靠自我救赎,靠不了任何人。

李应霞承受着另一重伤害,地震后,她被埋在石块下,面对要救她的救援人员,李应霞坚持先把她的新婚丈夫救出去。但丈夫只是受了轻伤,在被送往医院不久后便出院了,从此杳无音信。

将近三年过去了,2011年李应霞等来法院寄来的一张离婚诉讼民事调解书。

顶着使人头疼欲裂的后遗症,加上感情的打击,这让她一度想轻生。

她曾经向身边的实习医生索要刀片说要修眉画眉。实际上,当时面部伤痕遍布,根本无眉可修,她的真实意图被姐姐看穿了,姐姐气得不行,一顿当头棒喝,“当初那些救援官兵冒着生命危险把你救出来,可不是为了让你去自杀的!就算你以后站不起来,姐养你一辈子!”

李应霞登时被惊醒,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活下去,哪怕为了当初把自己救出来的人。

有一天,一群路过的游客专门在她这里点歌。等她唱完以后,这群游客集体为她鼓掌,其中一个人说:妹妹你不知道,我们一群人刚刚还在抱怨今天走路走的好累,看到你唱歌我们瞬间就没有抱怨了!”

这番鼓励让李应霞逐渐放下身体残疾带来的不自在,注意力更多的投入到唱歌时的感情运用中。“地震之前,唱歌常常是为了谋生,单纯为了赚钱,地震之后,一连串的经历让我真的感受到了人世间有大爱,生活那么美好,我再唱每一首歌都会带着感情,用心去唱。”


夺冠 隐形翅膀

生活给了她一次意外之喜。北京某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周发猛,从北京来都江堰出差,偶然注意到了这个在江边唱歌的女孩与常人的不同之处。回到北京后,他张罗着帮助李应霞来到北京学习声乐。

周发猛考虑长远,让应霞学声乐,以后老了,唱不动歌了,可以教孩子唱,或者自己写歌。他认为:“做公益,不是一时之事,不是授人以鱼,而要为人谋得长远。”

周发猛在听到李应霞唱着《隐形的翅膀》,看到她的双腿后,不禁眼眶发热。

他决定义无反顾地帮应霞学习声乐,资助了她全部学费和部分生活费。应霞来到北京后,开始每天开心地练钢琴。学校为了方便李应霞,还特别在琴房隔壁安排了一间小房间给她。

好景不长,双腿的缺失让她无法像常人那样踩踏钢琴脚板,这个残酷的现实让她无法继续学习有难度的乐谱。三四个月后,她只好选择结束学习,回到四川。

2011年,电视节目《中国梦想秀》火遍中国,李应霞因为担任节目嘉宾、中国圆梦大使而走红网络。更幸运的是,李应霞同年一举夺得《中华达人》的总冠军。

她梳着细细的刘海,烫着当时最流行的梨花头,涂着粉嫩的唇彩出现在舞台上,用略带喑哑的嗓音,唱了《隐形的翅膀》,让人听了酥酥发麻。

这首歌再次打动在场的评委,纷纷表示愿意资助她生活费。甚至当时与她同台竞技的参赛选手,因为被她的故事打动,临时改变参赛曲目,将一首《爱的代价》送给她。

不抱希望而来,却在比赛中摘得桂冠,获得这么多人的支持与鼓励,李应霞有些喜出望外。

比赛结束后,一个小男孩在QQ上请求加她:“姐姐,你通过我吧,我也是个残疾人。”

一般不怎么加人的李应霞通过他的申请后,小男孩告诉她说:“因为车祸我失去一条腿,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年不出门,但是我在电视上看到姐姐失去双腿,还参加比赛拿了冠军以后,从今天开始我要向姐姐学习,从明天开始我要振作起来,我要出去找工作,我要养活我自己。”

这话让李应霞眼泪止不住地掉,从那以后,她重新意识到自己活下来的意义。

比赛结束后,20出头的她依旧回到都江堰唱歌。生活的一切似乎都可以重新再来,除了一件事,结婚。
 
重生 期待爱情

妈妈曾经迫切地希望女儿重新找到合适的人结婚,下半辈子能够有人照顾。偶尔会催促她早点谈恋爱。

可是,只要母亲提到这件事,应霞就生气激动地拒绝:“我才不结婚!结婚有什么用!我一个人照样能过得好好的!”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李应霞极力抗拒考虑恋爱结婚。

母亲忧心忡忡,李应霞会发现她偷偷躲在角落哭。

为了安慰母亲,应霞只好假装承诺:“我以后会结婚的,还会生孩子呢。”母亲终于稍稍宽慰。

可是感情的事从来勉强不得,没有合适的人出现,母亲眼中头等大事只能搁置下来。

今年,一直抗拒恋爱结婚的李应霞,终于开始考虑组建家庭。

“以前真的还是太年轻太傻了,为了应付妈妈才说以后会结婚,但现在我是真的想要结婚了,怎么能因为对一个人失望,就彻底放弃爱情呢?”说着说着自己笑起来。

近些年,李应霞身边有好多地震后导致残疾的朋友陆续结婚了。她用无比羡慕的语气说:“我有个朋友是双腿高位截肢,但是人家现在都和一个当时照顾他的护士结婚了!那个姑娘长得好漂亮啊!”话语中透露出的兴奋劲儿,让人感觉她现在就想跳起来去举行婚礼。

去年,李应霞因为断肢处的骨头有轻微生长,血肉无法包裹腿骨,不得已又做了场手术,将新生出来的骨头磨掉,才能继续安稳的走路。

十年弹指一挥间,然而这些后续问题似乎在提醒李应霞,尽管大地震过去十年,地震带来的伤痛与后果并未曾因此淡去。

李应霞在网上始终着保持一定热度。她用骄傲的语气说,“我火山号上的火力值都78万了呢!” 当初砸伤头部的后遗症,让她现在再也无法长时间唱歌,时间一长就头痛难忍。于是她学会了给自己录唱歌视频,放到网络平台火山上,凭借大家的点赞,给自己拓展新的收入来源。

最近李应霞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,报名参加戈壁徒步挑战赛,4天3夜,108公里的活动量,李应霞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带两个拐杖去,走不动了就用手杵着两个拐杖走。

应霞的2018新年愿望,是希望早日找到一个相爱的人结婚,能够真心实意的对她好,愿意和她白头到老。从对爱情彻底失望,到今天愿意重新拥抱爱情,这条路上她所经历的是笔墨难以形容的悲伤与磨难,可她做到了以大爱去原谅与面对生活带来的不幸。徒步挑战赛的宣传照上,她大气优雅,笑容增添了一抹坚毅。

采访末了,她俏皮的补上一句,“回头给你看我在沙漠的美美自拍哦!我比较喜欢自拍,哈哈。”

若有违规,请删除。
TOP Posted:2018-05-16 16:06 |
友链交换\程序定制\网站源码

© COPYRIGHT BY siji.party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