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航拍对比:北川的遗落与重生

2018-05-16 15:49:00 2


汶川十年
作者 田卫涛
七个场景,十四幅图像,关乎毁灭,也关乎重建,关乎历史,也关乎未来。

 
 
北川老县城。地震没有整垮的两栋建筑,如今依然挺立。十年里,植被疯长,繁茂的树木掩盖了地上的废墟。
四川盆地向西北延伸,被一条巨大的龙门山脉阻断。这里是研究者普遍认定的地震多发断裂带。地质史记载,1657年4月21日,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之后,断裂带陷入了沉寂,过去300多年间,它还算安分。山谷里的人们世世代代过着安稳的日子。
直到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,缓慢移动的地壳板块终于相撞,2-3分钟后,超过1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撕开了巨大的伤口,吞噬了87150人的生命,374643人受伤。这场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,被称为汶川大地震。
 
 
北川老县城。地震彻底摧毁了北川县城,县政府放弃了原地重建的打算,将新城迁至关外的河谷平地,在靠近绵阳的永昌镇。遗留下来的老县城,成了灾难现场的历史遗迹,并对外开放。零星的游客来来去去,而通口河悠悠淌过,千年不变。

来自辽宁的摄影师田卫涛在地震后当晚飞到重庆,辗转进入都江堰灾区,他拍下了残垣断壁的废墟,惊心动魄的救援现场。后来,道路阻断了,他乘坐直升机,拍下了那些被摧毁的城市和村落。巨大的人类创痛留下来的心灵震颤是难以描述的,以至于田卫涛没有勇气点开那些图像,始终没有整理,就这样一直封存着。
但他无法忘却那些废墟,以及废墟中存活下来的人们。十年后,他觉得应该解一解心结了。
 
 
唐家山堰塞湖。地震后,山体滑坡阻塞河流形成堰塞湖,淹没了唐家山附近沿河的漩坪乡场镇近300户人家。拍摄地点为苦竹坝,十年前的照片中,村子正在被湖水淹没。十年后,堰塞湖有所疏通,水位褪去,当年的房屋已不知所踪。
田卫涛于2018年4月回到了四川。刚走出都江堰的动车站,没来得及放下大包行李,便直奔当年的拍摄现场。他从都江堰出发,转入龙门山脚下的狭长山谷,从汶川走到茂县,以北川为终点,一路往东北方向而去。
 
 
曲山镇。这里曾经依山傍水,环境优美,原是北川县政府的驻地。由于受地震破坏严重,曲山镇异地重建,废墟将被保留用作地震纪念地。
 
 
景家村。北川老县城东侧的山上,地震摧毁了这座村子,地震后村民们依照地震前的模样重建家园,使村里的生活恢复了原样。照片中,左上角三层楼的建筑沿用至今,主人家开了农家乐,生意并不理想,但日子简单知足。

他重新打开封存十年的图像,回到十年前的拍摄现场。他比照着旧照片,找准当年的高度、角度和景别,为那些重建后的城市和村庄,以及重新开始的生活,拍下了一张张令自己或欣慰或震撼的照片。
 
 
银锭村,位于擂鼓镇西北侧的山脚下,十年前的残墙碎瓦,如今悉数恢复原貌。
 
 
擂鼓镇。擂鼓镇位于北川老县城的南边,是整个北川地区最大的平坝。当年,擂鼓镇是灾情最严重的乡镇之一,全镇1.8万人,死亡和失踪1000多,4500多户房屋被毁。十年前的照片中,这里是最大的灾民安置点。十年后,擂鼓镇异常繁华,俨然一座小县城。

转自南都周刊,若有违规,请删除。

TOP Posted:2018-05-16 15:49 |
友链交换\程序定制\网站源码

© COPYRIGHT BY siji.party 2017